药九

这里药九,慎重考虑谨慎关注谢谢。(非常爱挖坑,不是很爱填)
翻墙小能手

打赌

 •写个短打,俞萧注意!

 •大概是双方打赌,萧鸿飞输了 

 •码完发现刚好521个字,那便祝俞萧长长久久吧😇😇

  

  

  

   “好吧,我输了…军师大人就尽管吩咐我做什么吧…但前提是得给我留点面子。”萧鸿飞说完便狡黠地冲俞靖安眨眨眼。


  

  “哼…先欠着罢。”俞靖安倒想立刻罚他,但见萧鸿飞告饶服软的样子,心里憋着闷气都散开了去。如同盛载着空谷幽竹般苍翠的眼眸,终是被这偶一探入的春光晃了三晃。


  

  萧鸿飞见他是放松了,给自己卖了个破绽,当下就抱住俞靖安的腰,准备来个奇袭。


  俞靖安整个人忽的僵住了,给萧鸿飞撞踉跄了后退两下才站稳。他瞪大了眼睛,青绿色的眼瞳里都是惊讶和无措。轻薄的嘴唇开开合合,深吸一口气,“你”了半饷硬是卡了壳半个字再也蹦不出,从脖颈处泛着羞红,直直攀上耳垂。


  

  萧鸿飞自以为得逞了,笑得也是开心,便要挠上一挠叫俞靖安也见识一下人间险恶。


  

  “萧鸿飞…!”俞靖安似急似恼,似羞似怒,想是要掰开萧鸿飞的胳膊,两手又不知该放何处“不要得寸进尺…”


  

  萧鸿飞挠了一下没见俞靖安痒地笑起来,手上反而更有力道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觉得好生没趣。


  

  “靖安这般瘦弱竟然如此无懈可击…真叫人意想不到。”


  

  “你想不到的事多着呢!”俞靖安羞恼地呵斥了萧鸿飞,“今晚上你来!”


  

  “做什么?”


  

  “……既是答应了我,自是要处罚你。”


  

  “好呀。”


  

  谦谦君子探花郎,料想也是会留一些情面的。


  

  当时的萧鸿飞还天真地这样想着。

  还是小人国嗯嗯嗯…拿笔其实是想………

  整点弔图(顺便萧鸿飞战损真棒啊…😇😇涩死谁………)sblof萧鸿飞战损不让发哈哈哈哈哈wb见

夜不收•长相思


   •注!意!是!俞萧!!!!!! 


   •大概发生在俞靖安跑去北蛮,小鲤鱼找他期间

  

       •结合了巴图蒙刻让俞靖安念诗(《不配读》)和萧鸿飞在小鱼儿梦中唤他去救俞靖安(萧黎羽,去救他)的部分

  

  

  

  “师父师父,我会了首诗,这就背与您听!”听到来人兴冲冲地唤他,俞靖安将书本搁置下来,抬起了头。


  “哦?平日不见你这般积极。我听听。”正巧闲来无事,俞靖安颇有耐心地等着萧黎羽的下文。


  萧黎羽清了清嗓子,“此诗名为《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额…”


  俞靖安微微一笑,便像是要提醒的样子,萧黎羽急急打断:“打住师父!我知道的!此物…此物…最相思…对!此物最相思!”萧黎羽一拍脑袋一锤掌,终于是灵光一线背出来最后一句。随后摆着副等着求夸的表情,期待地看着俞靖安。


  “…不错。”俞靖安不好拂了他的意,便赞许地摸了摸萧黎羽的头。忽而话锋一转,“不过我让你背的是《孙子兵法》。”


  “师父…!那太难了!我当真背不会!”萧黎羽还没飘一会就被现实打了一巴掌,顿时蔫了下去。立马向俞靖安撒泼打滚求再宽限一些时日。


  “那怎的有闲心背些无关紧要的诗与我?便是你父亲教的吧?”


  “这都被师父您看出来啦…?”


  萧黎羽不知是套话,还往里头钻,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父亲他和我说,当真背不下来时,讲几句好话,或者背一些感人肺腑的诗,师父定会心软…”


  “…你父亲平日都教的什么?”


  “嗯…教我耍刀,射箭,操作火枪,教我写字,认字,背古诗,还教我怎么看师父脸色行事。”


  俞靖安呵地一声,便是嘲萧鸿飞这教学范畴跨度之大,简直是乱七八糟。


  他挑了挑眉,“那你都学的如何?”


  “刀剑砍瓜切菜是没问题!诗就会刚刚那首…但是怎么看师父脸色行事修炼的是炉火纯青!”


  “…那你看看我现在什么脸色?”


  萧黎羽颇为认真地端详了一下俞靖安似笑非笑的脸,竟真的钻研了起来。师父的脸温和倒也不像温和,动怒也不像动怒,“…师父一定是觉得我不学无术,准备照我屁股来上两下!”


  “错,也不错。”俞靖安曲起食指敲了一下萧黎羽的额头,“我是要照你父亲的屁股来上两下。”


  “你且莫要听你父亲的歪理,学你父亲那套油嘴滑舌的功夫,我可没那么容易心慈手软。现在去学些有用的,不要像你父亲一样,悟出的道理都和他人一样傻。”俞靖安毫不留情地在萧黎羽面前数落着萧鸿飞的种种。明明是这样刻薄的语气,但分明带着三分笑意。


  萧黎羽没听出来那些话头里缠绕的思绪,倒只听得师父这样数落他父亲的不是,便有些急了为父亲辩解到“师父怎么这般说!父亲他可厉害了!他…他,他读的懂《相思》!”


  萧黎羽绞尽脑汁地想一些他父亲的顶顶厉害之处,发现大都不太靠谱,但还是硬扯了个出来。


  “…他懂《相思》?”俞靖安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极其好笑的事儿。


  “他一个未曾情爱,未曾别离,未曾婚娶的人,懂个什么相思?”


  “那师父懂吗?”


  “……我…自是比他懂。”俞靖安奇怪地犹豫了一下,后半句说的模糊不清。似是不愿再多说。


  真奇怪啊,他为什么说自己懂得多呢。明明他也未曾情爱,未曾别离,未曾婚娶…但更奇怪的是萧鸿飞现在人究竟在哪里。


  俞靖安心上发慌。


  他莫名觉得一切都不合理。


  黎羽何曾给他背过《相思》?


  “不谈这个…你父亲去哪里了?”


  “他去…他去………我不知道,他好像去很远的地方了,还说他很想你,才叫我背这诗给你听的…”


  “…什么意思?黎羽…?什么意思?”俞靖安拉下了脸,抓着黎羽的肩膀。


  “…不对…师父…是你去哪里了?黎羽好想你…黎羽也想父亲…你们去哪里了?”


  “…什么意思!黎羽!萧鸿飞到底去哪里了?!”


  “师父…该醒醒了…求你…”


  

  “我………”


  

  

  我………


  

  

  ……


  “……先生…先生怎的就这般睡着了?”巴图蒙刻从外面走了进来,先是看着这满地狼藉,又饶有兴趣地将目光转向伏在案前的俞靖安。


  “出去。”俞靖安刚从梦里惊醒,头痛欲裂,甫又见得最令他厌恶至极的人,语气里净是冰冷和隐怒。


  “别急着啊先生,刚才你在做噩梦吧……这‘萧鸿飞’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吗?值得先生这般抓心挠肺连梦里也要念上一念?”


  

  “滚出去!”俞靖安似乎被戳中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深喘了口气,如恶鬼一般辛辣而彻骨的眼神仿佛要当场钉死巴图蒙刻。


  “好好好…那便不说这个,先生在写什么呢?不妨念个这上面的,叫我好了解了解你们中原的文化…”


  巴图蒙刻不退反进,拿起俞靖安刚刚枕着的书卷。


  那书页碎的碎,皱的皱,好似被一个可怜人作为可怜的发泄工具对待了。


  随着巴图蒙刻拿起的动作,碎纸往风里一扬,便似俞靖安那破碎的梦一般轻飘飘落在地上。


  被撕碎的纸上,密密麻麻,都是俞靖安誊抄的《相思》。

  

  

  

  

  

  

  

  ——————————————

  

  

  便是我的梦,你都不曾出现。

夜不收•风寒

  •注意是俞萧

  •关于俞靖安染风寒

  •萧鸿飞真的很会照顾人

  

   

  俞靖安到这居庸关没几天,许是有些水土不服,害了场病。


  嗓子发干,头昏脑胀的,看萧鸿飞都有三个重影儿。


  萧鸿飞很是担心,军议一结束就匆忙来探望。


  顺便丝毫不眨眼地花大价钱请了位德高望重的大夫来。


  大夫捋着自己的胡须,皱着眉头给俞靖安把脉。


  一会还一个不明意义的叹息,给萧鸿飞急的一身汗。


  “先生有劳了,这个人…是得了什么病?”萧鸿飞一瞧大夫看诊结束,就迫切地问到。


  “将军,这位公子是染了风寒,不是什么大毛病,你按我的药方给他服下,一会发个汗,便退了。”


  “多谢先生!”送完大夫,萧鸿飞也松了口气。刚刚老先生长吁短叹眉头紧锁的,倒叫他以为俞靖安得的是什么疑难杂症,严重点马上就要驾鹤西去了。


  他在门口向仆役吩咐了些事儿,又折返回来瞧床上病怏怏已经陷入沉睡的人,轻轻叹了口气。俞靖安那白净俊秀的脸上浮着不大正常的红晕,额头布着细密的汗。平日里总是扎得干干净净且十分讲究的发丝因没有人梳理此刻全都散乱着,还有几根凌乱地贴着他的脸,真有一副楚楚可怜的脆弱感。萧鸿飞感觉自己真有点对不住俞靖安了。没想到才邀人来几天就让他生了病,自己当真是不仔细。看那床上的人大概是难受的狠了,好看的眉头锁地这般紧。


  萧鸿飞本想尽地主之谊,亲自照顾俞靖安,毕竟他挺有经验,但是军中的事宜实在刻不容缓。思来想去,就把照顾俞靖安的活郑重地交给了惯会照顾人的林苗儿。


  林苗儿家中有个小妹妹,从小到大都是他照顾的。有时黎羽病了,他也能搭把手,比军中那些粗糙的大老爷们不知细心多少倍。


  萧鸿飞整日来是一直惦记着这事儿。好不容易到了晚饭点儿,事情也都安排的妥当了,才去了俞靖安的房间。


  林苗儿终于是盼到人了,苦兮兮地和萧鸿飞抱怨就没伺候过这么难搞的病人。


  萧鸿飞心里纳闷儿,再难搞能难搞到哪里去儿?


  “还有人可以难倒你吗?”


  林苗儿话匣子一开就收不住了。


  “您是不知道,我端来药水给先生喝,好不容易叫醒了,好说歹说,他就是嫌药苦,喝了一口便喝不进去,还有脾气,叫我不要扰他清梦…!”


  “…可有给他蜜饯?”萧鸿飞问到。


  “给了…!”林苗儿挠着右手腕内侧的痣,又义愤填膺地说到,“先生说他不喜欢甜食!”


  萧鸿飞有点哭笑不得。


  他是万万没想到俞靖安生病了会是这般使性子。


  “对了,先生神志不清半睡半醒的时候,唤了将军的名字…”


  “唤我做什么?”萧鸿飞惊讶。


  “这我就不知道了…”


  想是平常惹俞靖安不快了,心里憋着气儿梦里骂他来了。萧鸿飞揣测。


  “那可有给先生发汗,再换身干净衣服?”


  林苗儿摊了摊手。


  “扒先生衣服先生就会醒,嗖嗖地递眼刀子。盖的热了就会掀被子…没安分过半时辰…只能是简单地给他擦了外头的汗…”


  “哈哈…”萧鸿飞忍不住笑起来。平日里叫他想是想不出俞靖安那样子,但一旦脑补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


  等笑够了,这才想起要安慰林苗儿,说到“还是我来吧。”


  萧鸿飞本是轻手轻脚地进去了。倒看见俞靖安似乎是醒着的。


  当下就有点心虚。


  刚才笑得太大声,不会给他听了去吧…


  面上又正经着发问“可是吵醒你了?”


  俞靖安原本盯着床顶发呆,听了声才缓缓转过头来,瞥了一眼萧鸿飞,又转了回去。


  好吧,倒真给他听见了。


  萧鸿飞干咳了两声。


  “…靖安…可有好些了?能吃药不?我端来给你…”


  俞靖安沉默了一段时间,就在萧鸿飞以为俞靖安打算一直沉默下去时,他终于舍得开金口了。


  “苦,不喝。”


  声音是沙哑的。


  “靖安,良药苦口啊…”萧鸿飞准备和俞靖安扯点大道理,虽然这些对于探花郎来说都是废话。“苦是苦了点,但是喝了后吃个蜜饯…或者过口茶,就不会苦了,乖啊…”


  萧鸿飞下意识拿出平常哄黎羽的那一套,自己都觉得很有效。


  但俞靖安偏生是油盐不进。非常不给萧鸿飞面子。


  他眉头在听见“乖啊”那一声就拧巴在了一起,拿眼神质问萧鸿飞居然把他当小孩儿哄。


  接着又是一阵子沉默。就在萧鸿飞以为他此生再也不会开口时,俞靖安又突然说话了。


  “把药给我。”


  这是盼到头了。俞靖安到底是软了性子罢。萧鸿飞乐癫癫地把尚是温热的药碗捧过去给他。


  但对方竟只是坐起来靠上床头,挪动嘴皮子,手上倒也不接一下。仍是一副虚弱的样子。


  …感情是要我来喂吗?


  他可没从林苗儿那听说俞靖安手脚也是病了,要人伺候着喂。


  按平日来讲,俞靖安断不会这般为难人,凡事也愿意亲力亲为,不乐意依靠别人。


  今个儿怕是真烧糊涂了。


  萧鸿飞屁股挨上了床,也就犹豫了一下,便拾起了汤匙,替俞靖安试了一口。是苦,也不烫,之后才动作极其小心地移到俞靖安抿着的唇边,不经意间将他干紧的唇润湿了些。


  汤匙抵着等了半天不见嘴巴张开,萧鸿飞把原本聚焦到唇上的期待视线往上挪,见俞靖安就这么看着自己。


  “怎么了…我脸上有字吗?”


  俞靖安刚才似乎在思索,这会儿敛下了眉眼,终于肯往药上看。


  嘴巴也肯张开了。


  现在的感觉就很奇妙。萧鸿飞居然见识到了俞靖安温顺的一面,叫他很是新奇。


  这种体会怕是世上只有一次,萧鸿飞不免有点儿惋惜。


  也没叫林苗儿说的那么夸张嘛,这不都好好喝下去了?虽说要亲手喂,好歹是不凶不闹的,萧鸿飞见碗底空空,颇感欣慰。还得是他来嘛。


  竟是生出一种自豪感。


  俞靖安捏着鼻子皱着眉,还是拒绝了蜜饯,作势又要躺下。


  萧鸿飞有些着急。开始苦口婆心地劝:“靖安,你该换身衣服,这汗在身上粘腻难受,怕是睡也不好…”


  俞靖安原本是背过身去的,闻言又转了回来,瞅着萧鸿飞。


  “…你要觉得不太自在,可以自己换,衣服我给你放床尾了,也记得擦个身子再睡…我就先出去了…”萧鸿飞体贴地给俞靖安出主意,起身就要离开了。


  虽然他觉得都是男人也没必要遮遮掩掩,根本没啥好羞的。


  俞靖安冷不丁在背后叫住他。


  “够不着。”


  “什么?”


  “背后够不着。”


  好吧,是邀请他给自己搓背了。


  萧鸿飞有被欣慰到。


  俞靖安宽衣解带丝毫不见羞涩,很是坦然。倒是打了萧鸿飞的脸。那林苗儿扒他衣服时咋就不乐意啊…


  疑惑归疑惑,萧鸿飞还是兢兢业业给人家擦起背来。


  俞靖安自各儿是舒爽,只需抬抬手臂让他擦,萧鸿飞感觉自己像个奶娘。明明说着好像只是要擦背,但俞靖安没那自己动手的意思,不还是要萧鸿飞前前后后都来一遍。


  擦到前腹部,萧鸿飞不太想往下了,俞靖安也该喊停了。再下去就不礼貌了。


  “怎么了?”俞靖安有些不快。


  “靖安…剩下的你自己应该可以…”萧鸿飞缓缓吐出一口气,耳朵是悄悄红起来,有些不太自在。


  就算男人没必要遮遮掩掩,但也没到那无微不至的程度。再碰下去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俞靖安好像真的看不出来他为难的心思,这会儿没一点军师该有的聪明能干识大体,开始装傻充愣起来。


  “你我都是男人,这会儿倒害羞什么?”


  俞靖安啊俞靖安,你比我要坦荡啊。萧鸿飞都要被他折服了。


  但还是没有动弹一下。


  俞靖安生病归生病,眼睛是清明的,还有心思欣赏萧鸿飞难得窘迫的脸。他发现自己很喜欢看萧鸿飞露出各种丰富多彩的表情。


  欣赏够了,生病以来难得有了好心情,也不再为难萧鸿飞了,拿过了布就上手。


  萧鸿飞如释重负。从刚才开始他脸一直在烧,这会儿眼睛往旁边乱飘,发觉自己脸皮竟没俞靖安一半厚。


  平日里俞靖安又怎么会这样,他就把这当作是俞靖安生病把自己烧坏了。


  殊不知其实都是俞靖安心里不平衡故意在刁难他。


  自己昏昏沉沉期间睁开过眼,环顾四周没见到想见的人,心里堵堵的,看什么都不舒心。俞靖安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只是把这种想法归结为怪罪。若不是跟着那傻子来这里,他又怎么会病。萧鸿飞不来赔不是就算了,便是来瞧都不来瞧,一来瞧就在笑话他。俞靖安定是要让他好看。但哪知萧鸿飞竟这般会照顾人,很有贤惠妻子服侍丈夫的错觉,俞靖安一时挑不出来毛病,郁闷地不说话。看到人要走他是一点不想让。擦背却让他发现了萧鸿飞又一有趣的地方,便存了心要逗他。


  病有病的好处,但若再叫他病一次,他是万般不愿的。


  毕竟那寂寞的滋味当真不好受。


  (林苗儿:感情先生是一点儿没念着我的好啊…)


  

  

  

  ——————————

萧鸿飞病了的场合:


  

  

  

  和没病一样。

郎中都不请一个,

依旧活蹦乱跳的。

  整了和moon妈咪的口嗨在微博上。如果想看可以搜搜俺微博(不知道会不会限流)或者私我也可以呜呜呜,家人一起冲啊啊啊啊

  玛德,sb,活该没饭吃,玛德,sb,活该没饭吃……………😇😇😇😇

夜不收•鸿鹄志

•注意是俞萧

 •路人视角

•发生在萧鸿飞“新官上任”时期

  

  

  这夜不收新任的将军,王叔是知道的。


  上任将军许文武的大徒弟,萧鸿飞。


  也不知道将军哪里领来的,刚到军里的时候,也不过8、9岁——正是个调皮捣蛋的年纪。


  经常可以把许将军气的吹胡子瞪眼。


  可以说是吃着军法长大的毛小子。


  王叔还在那感慨从前,现任的将军萧鸿飞就晃荡到了他眼前。


  十几年晃眼功夫,人长大了,也长开了,是个好相貌的。王叔有种儿子出息了的欣慰感——开玩笑,这小子可是他们这些老兵看着长的,就是屁股上哪有痣他都晓得比他亲娘清楚。


  “王叔,今个有一勾军前来,劳烦您给关照一下,鸿飞在此谢过!”萧鸿飞摆着个帅气的笑脸,和王叔打过招呼就想走。


  “将军是要去哪儿?”


  “哎呀王叔…军里现在有手有脚,这不正缺个头脑吗?我正准备去绑个…咳…请个军师,去晚了人家就该跑了呢,就先不和王叔您唠了哈!”萧鸿飞一副志在必得的得意模样,握了拳拜了礼就脚底抹油地溜走了。


  “你小子…”简直像个…


  王叔真打心眼里觉得不对头。


  萧鸿飞身上带着他熟悉的似有若无的酒香。


  刚才他是从厨房里出来的吧…坏了,我的酒!!


  “萧鸿飞!又偷老子的酒!”


  王叔真给他偷怕了,藏哪里都会给这狗鼻子精确地找到。自己就是酒瘾大,谁动他酒他就急,这下也顾不上什么上下尊卑,年老体弱,恨不得抽起手边的扫帚追上去给萧鸿飞屁股上来两下。


  王叔哪里追的上人,转角就和一个落魄书生撞了个满怀。


  瘦弱的书生几乎被他这把老骨头撞飞了出去。


  “哎呦,小兄弟,对不住,对不住!”王叔恨恨地瞧着萧鸿飞得逞地尾巴快翘天上去的背影,撂下了扫帚,回头赶忙拉起躺地上的书生。


  “咳…无碍无碍。”那书生心情看似不太好,嘴巴忍了又忍没蹦出脏话来。


  书生站起身拍了拍身上尘土,从怀里掏出了个征书,对王叔行了个礼。


  “晚辈曹翃,代叔父曹伍前来应征。”


  想是把王叔当做将军了。


  王叔忙取来纸笔,要入录他的信息。


  “这‘翃’,是哪一个‘翃’?莫非是‘鸿鹄之志’那个…?”不怪王叔,他识的的“鸿”当真不多。


  “鸿鹄之志…?将军把我想的太过了…晚辈的‘翃’,不过只是个‘虫飞’,实在担不起那‘鸿鹄’之姿。”


  “……”王叔实在听不懂读书人嘴里的弯弯绕绕。还是把笔递给了曹翃。“我呢,不是将军,识不得几个大字,这名儿,就劳你亲自写了。”


  曹翃工工整整地在名册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好字好字,和萧鸿飞那小子比更胜一筹。”王叔很满意地点点头,其实是拿萧鸿飞出气。


  “那‘萧鸿飞’是何人?”


  “他啊——是咱这夜不收的将军。”王叔笑得挺自豪。


  “将军……倒衬得上这‘鸿飞’二字。”曹翃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是新来的,今天带你去转转这夜不收,熟悉熟悉,别看咱们现在是一穷二白,指不定几日后就有军师了,再几年,粮也有,饷也够,这居庸关百姓,都被护在咱夜不收底下,吃饱穿暖,何愁没好日子过?你就把这当作家…也别拘着…”王叔喜滋滋地畅想将来,想来对萧鸿飞的能力是颇为自信的。


  “将来…又能有几个准呢?”


  “嗨…!你小子,想点好的成不!年轻人别太没自信!要不是看你还嫩娃娃一个一拍就碎,我高低得给你一巴掌!”王叔有点气不过,这又不自信又瘦弱的,还没萧鸿飞抗揍呢。


  “你别不相信,将军与我们这些士兵一直是同吃同住的,现在又能有几个将军像他这般。还有啊…他可是年纪轻轻就领了头功,把北蛮人吓得屁滚尿流的人啊!在战场上,他论第二,没人能论第一的!”王叔神神秘秘地和曹翃直拍萧鸿飞马屁。


  当然这话里多少带点点夸张成分,但绝对九分真。如果这话传进萧鸿飞耳朵里,指不定这崽子要把脑袋昂到天上去咧。


  “但我听说,这击退外敌的都是卫所主管杨帅啊…”


  “放他奶奶的屁!他杨帅也就这点出息!”王叔恶狠狠地骂到,把曹翃吓了一跳。


  “你也不怕隔墙有耳…?”


  “怕他爷爷个腿儿!咱夜不收虽然给杨帅压着,但可不是没出息的孬种!早看他杨帅不爽了!要不是将军不许,我早让范二水给杨帅菜里加猛料了!”王叔啐了口唾沫,好似面前真有碗杨帅的饭。


  “这范二水…又是什么人?”


  “就是个泥腿子!手里没个干净的!”


  “…这也是夜不收的兵?”


  “那得问问咱们将军,眼睛许是出了点问题才收了他…在没来夜不收前,范二水就是个地痞流氓,为一枚铜板和别人大打出手。将军是看他年纪小无依无靠,才发了善心留他…”


  “看来这将军,有些仁慈了…”


  “现在这范二水虽然在将军的面前不偷不抢像个乖孩子,但私底下还是个混蛋,喜欢恶作剧。就是可怜咱们家可爱的小鱼儿…”


  “…这夜不收,当真是人才辈出…”这怎又多出个鱼儿来?


  “可不,这才招来你这人才?”王叔笑到。


  曹翃没话说。


  他是不太相信这世上真有这么好的一块地儿,什么都容得下。


  没有苛刻的军纪,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这不是乱套了吗?


  不吃人的地方,当真是有吗?


  可他叔父一家被构陷获罪发配充军,路上病逝无数,他父亲听闻噩耗气急攻心撒手人寰,曹家一夕之间只余他一个男丁,他被迫扔了纸笔文墨断了锦绣前程读书之道,被迫阔别母亲姊妹,被遣来这黄沙满天的边关之地,要提他提不动的长枪火炮,拉他拉不动的弓弦,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这几两肉能喂饱什么豺狼。


  他曾以为有纸笔有文墨有口舌就可以入朝堂,但他过于天真了,朝堂的混水可以要了他们所有人的命。


  他尤其记得叔父和他说的,那年殿试。三鼎甲中最惹眼的,不是状元郎,倒是那探花郎,眉目清秀俊朗,骑着高头大马穿行在京城大街上,锦绣华服,红袍随风扬。正值那桃红芳菲,如此盛景,远不及公子一笑更能惹动春风。彼时的探花郎风光无限前程大好,引得多少小姐芳心暗许,多少青年羡慕嫉恨。之后他更是节节高升,位至兵部侍郎,那是叔父一个小小官员所不能企及的位置。但后来又如何了?他如劲松一般的气节终是冲了兵部尚书的肺管子,听说是受了极刑,被罢了官职,从此销声匿迹。或许现如今是死在何处了,还会有谁记得他是那个风光无限的探花郎吗?


  曹翃提笔不知是为了什么,提枪也不知是为了什么,就这样浑浑噩噩来到这夜不收,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又是什么。


  但现在这里的人却告诉他,这天底下竟真有这样一亩三分地,那里的人还在为那不吃人的世道努力着。


  “曹翃?别干杵在那儿啊,今天怕是没有接风酒,被一个小兔崽子拿了去会他老相好了。一会儿和兄弟们认识,凑合一下碰个水,就当你加入夜不收啦…”王叔慈祥地拍了拍曹翃的肩,尽量控制了力道。


  “知道了…”






  同一时间,杨帅,萧鸿飞,俞靖安陆续打了几个喷嚏,属杨帅打的最响亮。


  ———————————


  某日小记



“你就是曹翃?”俞靖安打量了一下眼前瘦弱的夜不收,盔甲包着他像是裹着一根竹竿。俞靖安回头对萧鸿飞说到,“萧鸿飞,你怎么养兵的,给人家饿瘦成这样?自己倒吃的壮实?”

萧鸿飞很委屈:“靖安…我和大家吃的都一样的…”

曹翃连忙给萧鸿飞帮腔:“是啊先生,我只是吃不胖…个子还是有长的…”

俞靖安笑了一声:“鸿飞,看来你是会胖的那个,要小心。”

萧鸿飞“???”

曹翃“……”

俞靖安不理萧鸿飞满脸憋屈在一旁揉自己肚子沉思的样子,对曹翃悠悠道“曹翃…是个好名字。翃,飞也。你可知唐代大历十才子韩翃?一首《寒食》为唐德宗所赏识,一路高升。殊不知这《寒食》,到底是在背后讽刺个什么…不就是,这个世道吗?”

曹翃若有所思。



———————————

                    《寒食》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


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准备强碱一个路过的萧鸿飞…

  俞靖安误入小人国,萧鸿飞只有他手掌大。看着这么q的人领兵打战仿佛在玩过家家…

  俞靖安:在这里弄死杨帅岂不是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阴险地笑)